精選文章

服務項目與價格

YP Healer/Free-writer/Interpreter/Translator 原本在金融圈打混,多年前的英國求學經驗感受到自由翱翔的快樂充實,回到美麗寶島後仍不安於(辦公)室,職場中的緊張步伐與價值衝突,讓我產生了自我質疑,造成了實質肉體上和情緒上拉警報,之後...

2018年2月15日 星期四

花精沙發馬鈴薯:韓劇《君主─假面的主人》

開頭先澆冷水,其實我沒有很推薦這部劇,目前很多韓劇最為人詬病(還是只有我毛多?)的一點就是劇本邊拍邊寫,看觀眾反應來寫後面的劇情,這種立意下收視率應該要步步高升,卻都虎頭蛇尾的多。

既然有虎頭表示還是有好的方面,這部劇好的一方在於,一開始的角色設定並沒有真正的好人或壞人但後來主角放聖光就歪了我真的怨念很深。

故事大概是這樣:

君主爸爸跟某地下社團合作當上君主,代價是要一輩子受地下黑勢力社團以毒癮控制,並讓黑勢力掌控國家重要資源的分配權,一開始是水資源,後來還想掌控貨幣發行。

君主爸爸久了很不爽,覺得繼承人寶貝兒子(男主角)不能步上後塵和自己一樣受社團掌控,黑勢力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跟皇后(男主角的親媽是妃子)合謀在男主角命名儀式墨水下毒,編劇這時後讓男主角放大絕,他克服毒性死而復生變成日後百毒不侵的男主角編劇以為新生兒打疫苗嗎,君主爸爸讓男主角戴上面具,讓世人以為他大病後在臉留下疤痕,地下社團以為是毒發後遺症覺得心安。

男主角就不知這些事地成為韓版過保護加奈子(誤)長大,後來摘下面具假扮書商溜出去玩認識女一、男二,還有當初知道這些事(也猜到他真實身分)的某老師級前老臣,他也看到因水資源成為獨占事業後的民不聊生,好傻好天真地以自己身為天子命令地方官(女一的父親)徹查制裁黑勢力分支,下場是地方官以假冒天子名的大逆之罪被斬頭示眾,父皇和親媽被黑勢力幹掉,他才體認到世人稱羨的君王之位,其實只是虛有其名。

後來男一突發奇想和男二交換身分,讓男二帶上面具成為君王,男一隱密身分成為物流中心頭頭,最後拿回自己君王的主權。拍謝我懶得再打所以省略很多很多

這劇有幾個編劇展現巧思的橋段:

很久很久以前,黑勢力的頭頭曾是民不聊生有志難伸家破人亡的潦倒書生,向那時氣燄盛張的老師級老臣哭喊請教要怎樣改變自己的命運,坐在涼亭悠哉讀書高高在上的老師回他:「不要成為別人眷養的牲畜,要當自己的主人。」他恍然大悟,然後就當了黑勢力的頭頭(咦)

某幕男一因地方官被斬殺,父皇又無能為力,哭喊腹背受敵六神無主之時,他問老師(對又是那位老師)該怎麼辦,老師說:「我也不知道,但如果只用你現在的位置角度思考,是想不到答案的,要"換位思考"(英文大概是Think outside the box???)。」然後就跟人調換身分出宮解放了(咦)

寫到這裡我們可以窺見:各位老師們,飯不能亂吃,話也不能亂說啊不然就被拍成連續劇了(誤)

還有一幕是君主父皇得知男二願意幫助男一和男一交換身分時,第一件事就是對男二刑求逼供,問男二立意何在,男二一開始的說詞跟對男一說的一樣:想要報恩,想幫助把自己當好友的男一,父皇勃然大怒:「你算甚麼東西,小小貧民竟敢說要幫助天子?」加重用刑,後來男二受不了了回答:「家中經濟支柱的父親被黑勢力幹掉,還有母親和嗷嗷待哺的新生妹妹,米缸已經沒米錢難賺囝細漢某嘸賺很怨嘆,我好想逃離這些,想到一個可以讓我無憂無慮盡情讀書的地方。」

還有一幕(還有啊我打字好累)是劇情進展到中段男一和黑勢力頭頭面對面攤牌,黑勢力看他侃侃述說自己的正當性,對父皇和頭頭的往事甚麼都不知道,就對他說:「你不知道嗎?你爸當初也是有我的幫助,才能把前君王幹掉,自己坐上皇位,這樣的你有資格說自己是正統的君王血脈嗎?」用對付父皇的老招,先以家族隱諱的秘密刺你一刀,再用權力的蜜糖誘惑男一,企圖說服男一和黑勢力合作打造朝鮮盛世。

好我們要來推薦花精了(跳tone跳很大)個人認為這部戲根本是業力和緣的完整體現,說到業力和緣,大家可能覺得很意義很含糊不清,我也這麼覺得(喂)

我自己的看法,緣是『一個巴掌拍不響』,很多很多個巴掌構成此時此刻的"複合物",有的巴掌因為其他巴掌的有意無意地掩護與保留,造成我們無法得知其存在;而業力就是『過去的經驗』,這些經驗會造成你某些行為模式或為人處世。

建議用TEK來檢測選擇以下幾種花精:蘭花花精的更新生命、釋放業力模式、生命之火、生命之爐和生命之靈,輔助當下的你覺察並放手過往不知名或來自父系母系的僵固模式。

本來以為寫不出來結果還是廢話這麼多之下臺一鞠躬m(_ _)m




1 則留言: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股票、外汇、等全球千种金融产品的交易与投资 投资世界最受欢迎的金融市场从未如此简单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