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服務項目與價格

YP Healer/Free-writer/Interpreter/Translator 原本在金融圈打混,多年前的英國求學經驗感受到自由翱翔的快樂充實,回到美麗寶島後仍不安於(辦公)室,職場中的緊張步伐與價值衝突,讓我產生了自我質疑,造成了實質肉體上和情緒上拉警報,之後...

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藉《冰雪奇緣》討論二元性與有關花精

理智上不想取個這麼文謅謅的題目但事實內容就是如此(攤手)

這是入睡前的靈光一現,通常第二天起身後就會消失,可能內容太明確所以還是記住了。

本人對冰雪奇緣這齣動畫的喜愛度很少,但藉由這次的靈光一現發現很多探討心理的大師們之所以拿神話或童話為研究方向是有原因的,以不限地域、種族、文化、歷史的故事雛形探討某些人類覺得根本的議題,比較不會逼死自己,更何況本人光看大師們寫的神話童話與人類心理方面的內容就覺得需要翻譯XD

這篇盡可能避免使用太多心理學名詞,最簡單的原因就是我自己也不懂那些名詞。

對於冰雪奇緣劇情的記憶很模糊,大綱或許是:

一對天造地設(?)的姐妹因為意外和父母的觀念被迫分居,父母過世後依法姐姐繼承家業,但姐姐害怕意外的再現和承襲了家業(父母的觀念),依據吸引力法則和所有故事的雛形,我們都知道意外一定再現,姐姐離家出走之後天就凍一邊(Frozen),妹妹為了大家,更深切地說是為了自己一直想解開的結,出發尋找姐姐問個清楚。

一路上有看起來很一般的男主角、看起來很會吃的驢和看起來很亢奮的雪寶。至於凍一邊的家園則有看起來很油膩的白馬王子和看起來很邪佞的老臣。

我在觀看的時候強烈地感覺這對姐妹可說是個體的二元極性(為避免字面上既有印象的限制,在此不會說成光明面與黑暗面),姐姐是比自己肉身還要廣大、不可言喻、不受社會道德和已知定義束縛的潛藏能力,妹妹則是面對社會規矩表現良好的能力,出生後其實這兩個二元性可以親密和平共處,無奈受到歷史文化社會規範(以適應社會良好的高階層父母為代表)的羈絆。

羈絆很難說是好是壞,只要個體能發揮某個重要因子:勇氣,羈絆對於個體的影響終將逝去(如同父母的逝去),每個個體小時候為了生存具有驚人的吸收力,但辨別力尚待砥礪琢磨,只能依靠與自己第二親密、具有供給生存能力的養育者,層層堆疊造成個體以為小時後砌築吸收的一切全是對自己很重要的、構成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至於如何清除層層厚重的積灰,例如理解小時候對於生存恐懼的吸收力等等,這些都有賴一個開端,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勇氣,還有那真正隱藏在積灰之下的、最原始的生存本能,例如妹妹開始千里迢迢之旅的原因是姐姐出走造成的冰凍國度,為了讓自己的國度不再冰凍,這就是生存本能的動力,二元性的極致失衡表現:個體分裂會造成個體失能,如同被冰凍(Frozen)的國度。

王子和妹妹相遇的那場舞會我覺得很有意思,隱約可看出其實姐姐是知道白馬王子的意圖,但因為她對自身的恐懼,沒有對妹妹說出口,而妹妹對於姐姐的需求以白馬王子的象徵做為代償,可惜白馬王子不是白馬王子,對白馬王子的渴求,其實體現未能自我整合與實現的缺憾。

男主角就是在尋找整合的旅程中,支持輔助陪伴的角色,一路上的經歷、彼此在關鍵時刻的選擇,也是對旅伴契合度的檢驗,不過別忘了主角是姐妹,最後挽救妹妹生機需要的真愛,不是白馬王子也不是男主角而是姐姐這點,更是充分展現了自我寬恕和對自我的真愛,才是人生真諦。

另外想談談雪寶,個人覺得雪寶是姐妹之間愛的信物與連結,是天真滑稽不知世間為何物的象徵,在尋找自我的艱難旅程中帶來一絲美好,那是姐妹在出生前的臍帶,出生後的暗號,是探索之旅漆黑夜晚中的燭光,是潘多拉盒子的希望。

與二元和諧旅程有關的花精當然很多,旅途上因為突發狀況與事件,產生情緒的當下,可以先用巴哈花精處理,不過與這篇主旨最契合的是蘭花的陰影降落(Shadow Descent),這罐有助於自我行為模式的覺察,藉此鼓起勇氣邁開自我二元性整合旅程的步伐。二元性沒有不好,所謂的整合也並非消弭二元,是消弭二元的分離與彼此失聯,彼此對自己與對方的理解、認同、肯定、攜手共度人生的二元,才是整合的真義。

這不是兩性議題文我也不是兩性專家謝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